Pages Navigation Menu

我的印尼实习生活

熊英

时光飞逝,转眼间三个多月的印尼实习生活就结束了。九月八号晚上我和学校其他五名实习生刚刚抵达泗水时疲惫而又兴奋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而现在,各种聚会、送别却成为了主题。 安静的房间里,我一边将具有印尼特色的纪念品和礼物收进行李箱,一边独自回忆着这几个月的生活,希望能把这份经历镌刻在心间,将这里收获的每一份感动都带回中国。

最初我的父母并不太能理解我来印尼实习的决定,在他们眼里,或者说在很多人眼里,印尼是不安全的。它虽有“千岛之国”的美誉,但频频发生的火山、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却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可是,我觉得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出去走走,看一看别人不曾邂逅的风景,在与异域文化的相互碰撞中认识自我、改变自己该是多么奇妙而有意义的事!如果因为贪恋安稳舒适的生活,那我也将失去锻炼自己的宝贵机会。

于是,我毅然前行,带着一颗好奇的心来到了泗水。

泗水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宁静、亲切。这里虽然没有中国的大城市那么繁华,但基本的生活用品都能很方便地买到。它不像广州市区那样高楼林立,一般楼房都只有两层楼,房前往往还有树木和花草,不会让人觉得压抑,喘不过气来。在我们住的地方,保安晚上有时会弹着吉他唱着歌谣,显得悠然自得,有时还会用英文和我们聊聊天。每周六晚上我们几个中国老师都会去新中校长薛老师家吃饭,这在国内是比较少见的。几道家常菜,几句简单而温馨的交谈,却充满了浓厚的人情味。

在这里还有一个感受就是这边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态度都非常好,在超市买东西,收银员会很细心地额外拿出一个小塑料袋来装好鸡蛋,会把蔬菜和其他食物分开包装。即使排了很长的队,他们也会坚持服务质量。而在中国,可能由于普遍时间观念更强,服务员会快速地把所有商品放进一个大袋子里然后结账。说到时间观念,刚来的几个星期我真的很不适应这里不守时的习惯,因为在国内我们从小就被教育“时间就是金钱”,但在印尼很多时候我们都得学会耐心等待,生活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紧张,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学着慢慢来,放慢脚步,细细品味生命的味道。我想,这也是我在印尼的一大收获吧。

在周末,我和朋友们会经常去咖啡厅坐坐,感觉这里的咖啡厅都很有格调,更重要的是咖啡厅里的服务员总是面带微笑,非常快乐的样子,感觉他们没有把自己当成服务员,而是在用心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这让我们从心里感到轻松愉快。

在实习方面,我被分配到永春汉语中心(YCCLC)进行实习,负责两个汉语零基础成人班的教学,这意味着我要从最基本的拼音教起。刚开始上课的时候真有些紧张和担心,他们都是大学生或者已经工作的人,平时一般都很忙,只能靠下午或晚上前来学习。而做教师确实是一个“良心活”,同样一道练习题,可以只用五分钟匆匆讲完,也可以花上半小时去拓展更多东西,看着学生专心做笔记的样子,看着他们求知若渴的眼神,我总是会不自觉地讲更多课本上没有的知识。尤其是对于那些喜欢中国文化,但对中国又不怎么了解的学生,我会把自己所知道的风俗传统都介绍给他们,让他们认识一个更为立体、真实的中国。我深知,到国外从事对外汉语教学,教授的不仅仅是中国的语言文字,更有责任向当地人民介绍日新月异的中国,而不是课本上几千年前的古老国度。

除了工作,来印尼少不了的当然就是四处旅行观光了。在中秋节的晚上,智星大学还为我们安排了去Bromo火山看日出的活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火山,它是那么雄伟壮观,我们都感到很兴奋,远在异国他乡的我们也因老师的热情帮助而不再孤单。

在11月下旬,我们还去了向往已久的巴厘岛。蓝蓝的海水,灿烂的阳光,独具特色的舞蹈表演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短短几天却让我们收获满满。

离别的钟声已经敲响,在泗水的记忆却难以诉尽。再见泗水,再见美丽的千岛之国!

上完最后一课,我和学生的合影

上完最后一课,我和学生的合影

2

34